最新消息:

蒋凡:王一样的男人

紧身t恤 admin 浏览 评论

  

蒋凡:王一样的男人

  2016年淘宝造物节前夕,“手机控”蒋凡提出了一个“消费型媒体”的概念,想围绕内容化与社区化做最后努力。当时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导购产品“淘宝头条”、提问产品“问大家”、建立商家+达人的运营体系、粉丝运营以及视频直播。

  2016年,如涵与“星游娱乐”的红人经济公司展开合作,在此背景之下张大奕马不停蹄先后到大兴与杭州闭门修炼。

  蒋凡这些年的的确确没有让张勇失望过。一路斩荆披棘后,他终于慢慢蜕变成王一样的男人。在阿里体量碾压之下,蒋凡与黄峥的对垒,不说胜天半子,至少不会落败。

  可事情坏就坏在,有王的男人存在的地方,就不该有一个能带货、会带货的女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张大奕近些年依靠微博与微淘风生水起,但风头却慢慢被李佳琪、薇娅等人盖过。相比之下,蒋凡却一路高歌猛进,红旗飘飘扶摇直上。

  那些投资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场就被种了草。大会结束后数百名全球顶级资本机构投资人像众星拱月一般紧紧围绕在张大奕周围,纷纷请求“女王大人”与自己合影,倒是可怜了一边儿的马云,难得人气冷落。

  蒋凡起初走的是雷军路线,采用手机预装的方式拼命导流,可惜这种浓郁软件基因的路子如果没有硬件支撑很难成为现实,总不可能让阿里巴巴做手机吧?

  如今看来,当年张勇提出“all in 无线”的战略几乎是为蒋凡量身定制。不过要想继续提升,从千万级向亿级过渡并不容易,终于在1~1.2亿这个量级开始出现瓶颈。

  初试碰了一鼻子灰,他转而向内部寻求资源。手机淘宝既然是交易平台,那么可以试着从支付端口动心思,可惜支付导流也没能让手机淘宝实现质的飞跃。该路线有个致命伤,手机淘宝只能从支付宝移动端获取客户,并没有拓展新的用户。

  不久淘宝直播问世,一定是经过高人点拨,仅仅百日后张大奕就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通过打折促销就完成大约2000万成交额。

  此话不假,但似乎少了点儿什么,因为没有说蒋凡拿着手机干什么,比如是玩儿农药还是看网红?

  另一头,雪梨、呛口小辣椒、管阿姨、张沫凡等淘宝模特在享受到流量福利之后,效仿张大奕开始转战微博。

  长期痴迷于一件事情,往往能获得意外收获,常言道,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

  张勇治下,淘宝与天猫实现国际化,从平台过渡为数字经济体。随着下沉时代到来,阿里帝国存在被拼多多抄后门的隐患,那么让同学打同学便是最好的办法。

  蒋凡被打动了,最终决定留了下来。阿里也给了他很高的待遇,跳过了入职前的培训、起花名等流程,直接走马上任,主导改造手机淘宝。

  但另一边,在科技互联网圈,被冠以某个集团的事业接班人也并非好事。这条路上,李一男是榜样,孙宏斌是天花板。

  黄峥比较低调,常年微服私访,只能从拼多多的演变看其出招。拼多多开进五环向纵深推进时,阿里那头已经进入“外来户”时代。

  在电商领域,接下来两个聪明人的决斗恐怕是大概率事件:黄峥的拼多多与蒋凡执掌的淘宝天猫。

  于是人们看到,一众网红在以蒋凡为核心领导班子的带领下,继续奋斗于电商的革命事业中。而在直播带货成为潮流的前提下,如涵控股也从众多MCN机构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阿里的垂青。

  两年之后,如涵控股登陆纳斯达克,张大奕吸引了众多目光。她上半身着一件白色外套显得清纯干练,下半身兜了一条黑色皮短裙倒是狂野奔放。这身黑白搭配倒与莎翁一句名言遥相呼应。

  很长时间内手机淘宝的活跃用户处于抽风状态,有促销活动,比如双十一数据就好看得不得了;可风头一过,数据就重回平静,波澜不惊。甚至还给手机淘宝团队造成了一种错觉,似乎手机用户规模已经触及天花板,先前努力完全白费。

  入职阿里一年之后手机淘宝DAU实现翻番,与此同时,蒋凡在阿里内部的话语权也与日俱增。

  与直播平台热闹非凡相比,如涵控股开盘的股价就显得冷清许多了,当日开盘价为11.5美元/股,一路倾泻直下,到收盘跌去37.2%。截止2020年4月16日,仅录得4.09美元/股,市值已跌超六成。

  逍遥子慧眼识珠,先是2017年1月命蒋凡带领淘宝产品团队,希望他能把手机淘宝的成功经验带到淘宝产品团队。岁末,进一步加官进爵升任淘宝总裁,同时靖捷出掌天猫总裁。

  马云卸任后有张勇。如无意外,若干年张勇卸任后,蒋凡一定会如王兴所言,成为阿里巴巴事业接班人的不二人选。

  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自身却也很少做亏本生意。在这次并购案中,不仅以洒洒水的价钱买来大量应用数据,还“拐”来了一位淘宝掌门。

  不仅送钱,阿里还倾斜大量资源为如涵控股造势。2017年,如涵控股两巨头冯敏与张大奕出现在阿里巴巴投资人大会上,后者用杭州腔向台下讲述自己如何完成平面模特向网红的蜕变史,还现场演绎了一段直播带货。

  张勇很欣赏蒋凡的个人能力,两人简单的喝了次茶,其间张问了一个问题:“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

  当年造物节还是没有激起太大水花,不过令人感到兴奋的是“网红+电商+直播”模式有了意外收获。手机淘宝如饥似渴地寻找流量爆点之际,花枝招展的网红们像是一场及时雨解了淘宝对于流量的饥渴。

  曾有一句话形容蒋凡:把充电器拿到手,就控制了蒋凡,说的是他对手机无比沉迷。

  11月,如涵控股发行股票募集大约4.3亿资金,意欲巩固自己的网红优势。而另一边,阿里早已备好粮草,投资3亿元入股,成为其唯一入股的MCN机构。

  他们要么自个儿挖坑,要么当了走资派,犯了意识形态错误,最后离王座只有一步之遥。蒋凡不是李一男,也不是孙宏斌,他没有当走资派。

  借助吸睛的图片、短视频、话题参与在流量大海之中俘获一个个鲜活的粉丝。平日分享美妆、穿搭教程,或是记录生活点滴、情感生活,这些粉丝渐渐有模学样竞相效仿,网红们给出一个链接,粉丝变成客户。

  此后两年,淘宝与天猫齐头并进,在去年3月蒋凡势头迅猛,从靖捷手中接过天猫总裁之职。20多天时间,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与天猫法人代表发生变更,张勇成了前任,蒋凡成了现任。

  起初网红们只为打造IP而来,谁也没想到个性化的内容却无心插柳打开下沉之途。转评赞被赋予了新的价值,不仅仅是网红的测款数据,更深层次地讲是激发了用户主动参与消费的热情。

  2013年友盟卖身阿里,蒋凡失去主战场一时感到无所适从 ,他原本准备呆一段时间就走,但逍遥子张勇却找上门来挽留他。

  阿里巴巴也曾有过做社区的想法,从2013年开始不断增持新浪微博股份,到2017年持有31%的股权和15.6%的投票权。手握重器的阿里却怎么也没找到引线,微博与手机淘宝一时间还是没能产生实质性突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